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长篇h美妇出轨 上司侵犯夫面前侵犯沦陷

时间: 2022-12-17 16:52:40

【导读】极品热文全集阅读,每篇文章都很激情热辣,在线阅读的快感我们都会很到位,

我们追求高质量,优质,情节丰富,内容逼真的画面,拒绝劣质资源,内容精彩欢迎阅读!

 文学

 

  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问候,一触及她的肌肤,整个人都被电了一般,妈呀,手感真好啊,张小武爱不释手,手到之处,清凉细滑,就如抚摸着一匹丝绸。

  

  她的身子扭动得更加历害,热度也在急速上升,显得那么躁动不安,就如同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上爬一起,两条腿相互磨来磨去,不断地夹紧又松开。

  

  也不知何时,张小武已经不知不觉将她身上的衣物全部退去,一具雪白动人的躯体就展现在他眼前,灯光下,是白里透红,晶莹剔透。

  

  张小武啃着她,手就滑到她最神秘的地方,湿润、温暖,小巧玲珑,像一个有超级引力的黑洞,深深地吸引着张小武。

  

  张小武兴奋极了,连忙退了自己的裤头压在她柔软如棉的身上。

  

  两件神器近在咫尺,他就在门外徘徊,只要他一挺,就能势如破竹,进到一个漫暖而美妙的世界。

  

  可是偏偏在这时,他的头脑突然清醒了。

  

  不可,此刻春妞是无意识状态,若是此时强行霸占等同于强尖,那跟禽兽有什么分别?不,我张小武不能干这么伤天害理的事。

  

  女人,他可以得到很多,但绝不能用这种手段得到,这是他的底线。

  

  想想,当初杏儿被二狗子强霸,从那之后,就过上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,若是他现在一时冲动得到了春妞,春妞就成了第二个杏儿,他真的不忍心。

  

  春妞帮过她,而且刚刚还为了指出了一条生财之道,她是自己的良师益友,他不可以做这么伤害她、这么忘恩负义的事。

  

  爱她就该尊重她不是吗?

  

  张小武这厮虽谈不上是什么大好人,但他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,对于秋芸和谢梅红,他心里也明白,只要他再狠一点,再坏一点,她们两个唾手可得,但是,他最终还是没有走出那一步,根本原因就在于他心底的那根底线。

  

  对于春妞也是一样,爱她就该尊重她。

  

  待到人家清醒时,人家心甘情愿给你,你可以得到,但是现在,他不可以。

  

  他跳下床来,拉起被单将她的身子盖上,哪敢再留下来,提起裤头就走。

  

  门从里面反锁从外面关了上,以防止黄鼠狼那样的人进来捡便宜。

  

  其实春妞一直都在装醉,刚刚还闭着眼睛享受,正等着他进到自己的身体,把自己带到一个欲仙欲死的地方,可是突然他又下去了,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,就听到门砰地一声关了。

  

  她猛地睁开眼来一看,房里哪里还有张小武的身影。

  

  她趴到窗台上一看,张小武那小子已经在院子中了,她很想喊住他,可是她是装醉来的,若是此时叫他,岂不是告诉他人家刚刚是装醉?岂不是等同于告诉他其实人家自己也想要你。

  

  她是没这个脸了。

  

  目送着张小武离去,春妞心中百感交集,他确实是一个好人,可是这也太木了吧?这么好的机会他居然就这样放弃了,哎……,可怜,春妞又得独自一人独守空房了。

  

  二建在家时,春妞也并不愿与他同床共枕,说到底心中没有爱,女人跟男人不一样,男人可以把爱和性分开,可是大多数女人还是把两件事结合在一起的,所以二建在不在家,对于她来说,都是独守空房。

  

  章健也不愧是村支书,临危不乱,他这里若是一乱,整个村就会乱作一团,所以当务之急是立即召开村委会议,以最快的速度作出最妥善的安排,这样才是最明智最有效率的选择。

  

  章健披上衣服打了把伞就急急地跑出门,一出门,水已经到脚跟了,章健大急,“妈的,来这么快?”

  

  他几乎是趟着水来到老村长家的,老村长一听大事不好,马上将自己的家人派出去,叫上其他的村委,而那边贵花也赶紧通知了张小武和谢梅红。

  

  很快,村委紧急会议就在村委大厅召开了。

  

  章健茶也顾不上泡了,人一到齐就宣布,“百年一遇的洪水来了,大家赶紧出一个方案。”

  

  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变色了。

  

  大家议论纷纷,各说各的,会场乱作一团。

  

  张小武也一惊,之前他还一直担心会爆发洪水呢,没曾想,还真是来了,但也因为提前有这样的担心,所以他早就预备了一整套方案,像他们这样讨论,得讨论出结果了,大家回家都得游泳了。

  

  张小武也不迟疑,从谢梅红那要来一张纸和一只笔,就刷刷地写起来。

  

  在他写的同时,马连城一看表现的机会来了,站起来第一个道:“还开什么会,赶紧把消息放出去,让大家转移财物,他们早一点知道,就早一点做好准备。”

  

  章健心道,这丫的不是添乱吗?若是如你想的那么简单,老子就拿喇叭桶满村喊,还开个屁会啊!章健朝他按了按手,示意他坐下,“其他人还有方案吗?”

  

  老村长吧叽了几口烟,悠哉悠哉道:“我觉得马连城说的对,早一点通知他们,就少一分危险。”

  

  章健直接无视,这老村长看来是老糊涂了,这消息一放出去,弄出人命,你丫的负责啊?你有几个脑袋?他看向其他村委,敲了敲桌子,道:“到底有没有人,可以拿出一个完整的方案来?同志们,这是一次战役,不是过家家,没有一整套的方案,乡亲们会乱作一团,出了事,谁负责?”

  

  他把谁负责故意咬得很重。

  

  被他这么一问,所有人都沉默了,是啊,抗洪抢险救灾可不是开玩笑的,一个细节没到位,一个地方出现纰漏那都是不得了的,一听要担责任,谁还敢乱说。

  

  老实说,章健很是失望,一遇着事,这些人要嘛就是出嗖点子,要嘛就是连个屁都放不出,最头痛的是,他自己也有些六神无主。

  

  这时,谢梅红道:“要不,大家一人出一条方案,再总合一下。”

  

  章健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的方法不是不行,但一人出一条方案再总合,时间来不及啊,老子现在要的是一整套的方案,包括人员安置,禽畜转移,物资转移,成立紧急抗洪救灾队等等一系列的问题,咱们村委,就没有一个人出个整套方案吗?”

  

  章健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那个老村长却还在悠哉悠哉地吧烟,要不是他的资历摆在那,章健都想去揍他。

  

  其实,老村长在偷着乐,方案,方案个屁,会不会说人话?你丫的猪鼻子插大葱装大学生,你读到几年级啊!你急吧,急也没用,最后还不是按老子说的,把这消息给放出去,让村民自己解决。

  

  你当个村支书好像了不起似的,老子不吭声,看你搞个屁。

  

  “我有”张小武站起来,大声道。

  

  大家都惊异地看着张小武,马连城看着他撇了撇嘴冷笑,心道,你这个书呆子写个文章或许行,叫你出方案,还是回家洗洗睡吧,少他妈的在这里磕碜,老子还得很赶紧回家收拾东西转移呢。

  

  这一季算是惨了,谷子没收到几个,不过一想,也好,洪水来了,大家一块遭殃吧!反正老子也没几个谷子好转移的,你们还不是一样倒大霉,省得你们那些混蛋整日里嘲笑我。

  

  马连城倒是有些幸灾乐祸,满眼嘲讽地看着张小武。

  

  “快,快说。”章健见他有方案,大喜。

  

  张小武马上将自己写好的纸递过去。

  

  章健就骂,“你丫的,别磨蹭了,念。”他心里在说,你丫的递过来一张纸,老子还得看,看完还得宣读一遍,你当老子很闲吗?现在都火烧眉毛了都。

  

  “是”

  

  “是”

  

  张小武就道:“支书说了,这次是百年一遇的大洪水,所以就不能像往年一样,家家户户把财物搬到阁楼上去,因为谁也料不到这次洪水有多大,若是没过了屋顶,搬到阁楼上一样完蛋。”

  

  章健摆了摆手,“行了,方案,老子要的是方案,不是分析局势。”

  

  其实章健错了,你不分析清楚局势,方案就不能让人信服,还别说,在坐的各位可都是想到阁楼的,这个地方洪水多发,所以家家户户都在房子上做了一个阁楼,也就是在屋顶和房间之间用木板隔开,上面是阁楼下面是房间,这样一做,房间矮了,却多了一个阁楼,平时用于储物,洪灾到来时,就成了避灾的场所。

  

  杏林村的房子大都是这样的,但今年的洪水可是百年一遇的,不同于往年的小洪水。

  

  这样一层半的房子对付小洪水还行,大洪水呢?那就难说了。

  

  张小武这么一说,可以说直接把大家将阁楼当作救命稻草一事给推翻了。

  

  是啊!百年一遇啊!谁知道水位能到达什么高度,杏林村的地势又低洼,若是真把屋顶都给淹没了,阁楼顶个屁用,到时候,人畜家禽一死一大片。

  

  但事情紧急,张小武也不顶嘴,就直接宣读自己的方案。

  

  “方案如下,首先,立即成立抗洪救灾领导小组,直接领导、安排和协助村民转移及负责一切抗洪抢险救灾任务,其次,组织老弱妇孺在后山搭好帐蓬,作为临时安置点,同时,所有青壮年全部出动将所有的物资和人畜家禽全部转移到后山。三,组织闲余下来的村民,迅速扎竹排,越快越好,以应不时之需。四,成立杏林村抗洪抢险救灾队,保护村民的人财安全。”

  

  张小武又解释了一遍,“杏儿村东北方向是杏林湖,西北方向则是一座荒山,海拔相对较高,可以选为避险之地,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来临,杏林村也只有这个最佳避险之地了。

  

  方案是有先后顺序的,如果不成立救灾领导小组这样的机构,后面的三条就难以实施,大家会乱作一团,什么事也做不了。”

  

  马连城嘲讽道:“什么领导小姐,由村委领导不就行了吗?你这是脱了裤子放屁。”

  

  此话一出,好几个村委哈哈大笑。

  

  章健却对张小武露出欣赏和嫉妒,心道,这小子行啊,一整套的方案,我想到的和没有想到的,都被罗列了出来,而且思路清淅,条理清楚,急缓有序,具体又每每切中要害,实在是一套妙策,简直无可挑剔,这小子比我这个村支书还能干啊!

  

  还好,这厮是他的人,要不然,早晚要把他这个村支书给干下去。

  

  “啪”

  

  章健一章拍在桌上,把大家吓了一跳,也让乱哄哄的场面静了下来,一时鸭雀无声。

  

  “我说一句,”章健抬高了嗓门,“成立领导小组是必须的,为什么呢?以往村委都是各施其职,各自负责自己的工作,可是现在大洪水来了,上头也给咱们下了死命令,咱们就不能再各施其职了,所有村委都得加入到抗洪救灾的行列中来,统一领导,统一安排,这样才能快速、有效、顺利地完成这一次艰巨的任务。”

  

  “同志们,这是一次战斗,大家务必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为夺取抗洪抢险救灾的任务而奋斗。”章健强调道。

  

  “好了,情况紧急,来不及在会上讨论了,我看张小武的方案很好,我看就按他的做吧,老村长你觉得呢?”

  

  这样的大事,他村支书也不能搞一言堂,还是要听听二把手老村长的意见呢。

  

  老村长悠哉地吧了一口烟,章健就当他同意了,“好,既然老村长也同意了,就按张小武的方案来。”

  

  老村长气得直跳,谁他妈的同意了?正要说点什么,章健就宣布了,“现在我宣布,领导小组正式成立,领导小组组长由我担纲,老村长和张小武任副组长,考虑到老组长年事已高,由张小武统筹安排、具体实施,老村长从旁协助。我也授予张小武最大的权限,他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,自我以下,所有村委都必须听从张小武调配。”

  

  这等于是授予了张小武一把尚方宝剑。

  

  可老村长心里就炸了,什么?你丫的,叫我协助他?那不是把老子给架空了吗?什么年事已高,老子还没到七老八十的时候,这不过是你丫的架空我的借口。

  

  真要是让他圆满地完成了任务,章子的政绩上就会多了浓重一笔,而张小武作为实际上的执行者也会跟着鸡犬飞升,反倒跟他这个二把手没一毛钱关系了。

  

  老村长气得吹胡子瞪眼,满脸通红,闷哼一声,就站了起来,是时候发飙了,要不然,这个章子太他妈的不把老子当回事了,“我说……”

  

  他正在要说话,就被章子打断了,“老村长,你是有更好更完备的方案吗?”

  

  意思就是说,你丫的,若提不出更好更完善的方案,就给老子闭嘴,少他妈拿你以前的那一套来对付老子。

  

  一句话就把老村长给问倒了,他哪有什么好方案,除了把消息放出去让这些村民自生自灭,他还能有什么办法?

  

  老实说,这洪水来得太他妈的突然了,他根本就没有心理准备,又哪来的方案?

  

  见老村长说不出话来,章健有些得意,娘的,今个儿算是出了口恶气了,你个老不死的,一直压着我,这一会,总算被老子扳回来一局,你要是憋不出个屁来,那还是得按老子说的来办。

  

  但章健也并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,就摆了摆手道:“行了,老村长,你我斗了这么多年,还没斗够吗?我刚接的乡里的电话,这一回,乡里可是下了死命令的,若是因为咱们斗来斗去,耽误了抗洪抢险大业,你我两个脑袋加在一起都不够顶。”

  

  章健这一招算是绝了,一开始问他有没有更好的方案,让老村长一脸蒙逼,这就好比冷不丁打了他一个闷棍,然后,拿上头一压,谅你个老不死的也不敢耽误抗洪抢险的大业,谅你也不敢跟上头做对。

  

  这个时候,正是全村危难之际,这老东西若是还来抬杠,那就不是跟我一把手过不去了,是跟上头过不去,是跟抗洪抢险救灾大业过不去,试问,你有几个脑袋?

  

  果然,章健这一招打得老村长无力返手,气得他浑身颤抖,可是却不敢再说一个不字。

  

  他一屁股坐了下来,尽管吧嗒他的烟,大口大口的烟,如果章健是烟丝,已经被他烧成灰了。

  

  他越想越觉得憋屈,今个儿是怎么了?以往,大事小事不都是老子说了算吗,怎么现在成了这样了?

  

  今晚败得憋屈,不过,他沉下心来,一琢磨,便找出了今晚吃败仗的原因,先是由张小武发起提案充当开路先锋,然后章子以一把手的身份和上头的鸡毛令箭居高临下这么一压,事就这么成了。这他妈是一套组合拳啊,章子什么时候这么会打拳了?这简直是深不可测啊!

  

  不,不对,他和章子共事那么多年,章子有几斤几两他再清楚不过,他根本没有这个脑子。

  

  难倒是他,张小武?

  

  想到这三个字,老村长心中猛然一震。

  

  在张小武没来时,什么时候轮到他章子做主了?自从来了这个张小武,村委的格局就变了,谢梅红明显倒向了张小武,几乎都穿一条裤子了,原本两边不得罪的闷葫芦郭会计居然也明里暗里挺着张小武。

  

  在他来之前,谢梅红和郭会计那都是中间派,老村长成了实际上的当家人,现在屌了,这厮一来,把他俩都拉到章子那边去了,章子从一个单打独斗的光杆司令摇身一变,变成有三个帮手的实权派了。

  

  但即便如此,老村长手里不是没人,他还有马连城、王世达及两名闲杂村委,按人数算,四对三也不败啊!

  

  问题就在于,马连城和王世达及那两名村委,四个人加起来都不是张小武那厮的对手,马连城是他的得力干将不错,对他很忠心,每次他也是第一个跳出来的,可哪一次他有赢过?而且,加上章子、谢梅红和郭会计的帮衬,马连城哪一次不是铩羽而归?那简直就是碾压。

  

  先取笑别人,结果反倒自己成了笑话,这就是马连城的下场。

  

  就拿这次夏收来说吧!人张小武就知道租来收割机,不但帮助村委完成了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,帮助了村民避免了巨大损失,而且自己还大赚了一笔,可以说是名利双收,也逐渐树立起了他在村民们中的威信,这个人若是让他这样成长下去,太可怕了。

  

  而自己手底下那帮蠢才,谁又能想到这个点子?又有谁有这样的魄力和胆量,相比于张小武,他们四个都弱爆了。

  

  那马连城,对自己确实是忠心,也确实勇于跟张小武斗,也十分好斗,可结果呢,人张小武名利双收,他呢,因为跟张小武斗法,赔上了这季的收成,成了全村最大的笑话。

  

  不只他一人,他的侄子二喜也同样成了大笑话,现在保不定还在家里哭,被婆娘骂呢。

  

  算来,老村长还不只吃了今个儿一个败仗,小组长竞选、罢免张小武那个会议、夏收,加上今晚,他已是接连在章子和张小武手底下吃了四个败仗了,每一仗都败得彻底,可输的又岂只是二喜、马连城,还有一个人,就是他自己。

  

  算来,老村长还不只吃了今个儿一个败仗,小组长竞选、罢免张小武那个会议、夏收,加上今晚,他已是接连在章子和张小武手底下吃了四个败仗了,每一仗都败得彻底,可输的又岂只是二喜、马连城,还有一个人,就是他自己。

  

  老村长完全想明白了,最后将失败最终归结于一点,没错,就是因为这个张小武的到来,他老村长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开始失势,开始落败。

  

  “张小武”

  

  老村长在心里咀嚼着这三个字,他开始痛恨这三个字,看着他的目光已然流露出了不可察觉的杀气,这个人已然成了他的心头大患了。

  

  “张小武,你给老子等着,老子就不信整不死你。”老村长心中发狠道。

  

  张小武即刻上任抗洪抢险领导小姐副组长,马上就下达了命令,“梅红姐,你负责发动老弱妇孺到后山上搭帐篷,王世达负责下队村民的财物转移,马连城负责上队村民的财物转移,中队还是由我负责。其他三名村委分别下到三队中,协助各队组长工作。”

  

  马连城却老大不高兴,“妈的,你是哪根葱,老子要听你的?”

  

  他说这话时,恶毒的眼神瞪着张小武,张小武虽然没有听到他说什么,但看他那眼神,也知道他不会太配合的。

  

  张小武眼睛也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坏笑,行吧,你既然要找死,那老子也不拦着你。

  

  章子点点头,会到这差不多要散会了,最后补充了一句,“抗洪抢险救灾队的成立也刻不容缓,我任命张小武为抗洪抢险救灾队长,人员由你自己组织,队员一经张小武选中,必须服从他的领导。”

  

  这等于又给了张小武一把尚方宝剑,两剑在手,谁敢不从?

  

  但是明眼人就看得出,这个队长哪是什么美差,这其实是个烫手的山芋,现在各家都忙得不得了,谁他妈愿当你的队员?还服从他领导呢,没人加入,你不过是个光杆司令而已,哪个服从你,自己服从自己吧,哈哈!

  

  老村长也是明白人,之前是一个劲地反对,这一次则出奇地没有反对,而是冷笑,张小武你当章子那混蛋是什么好东西,他这是坑你啊!好啊,这两人狗咬狗了,有意思。

  

  老村长憋屈了一晚上,到最后才露出了笑容。

  

  会散了,张小武就把村委的喇叭筒和锣都拿了过来,先叫上大根,他自己拿着喇叭桶一路喊,“大家注意了,百年一遇的大洪水要来了,但是大家不用慌,我是抗洪抢险领导小组副组长,抗洪抢险救灾队队长,大家听我号令,有力气的收拾东西将各家的财物、家禽、家畜运到后山,没力气的到后山搭帐篷,所有转移到后山临时居住。”

  

  那个话筒还有录音功能,他说了一遍便录了下来,接着就放录音,这倒是省事了。

  

  张小武的声音便从村东头一直到村西头,而那大傻根嘻嘻哈哈的,他也觉得敲锣很好玩,以前这锣都是老村长敲的,他哪有份,今儿竟落到他手上,他就使劲地敲,狠狠地敲。

  

  张小武就骂,“你丫的,轻点敲,锣都要被你敲破了。”

  

  全村喊遍了后,张小武马上让大根回家,他自己家也得收拾转移呢。

  

  张小武自己则没有回家,而是先找到虎子。

  

  在杏林村有个以虎子为首的混混团伙,他们还有个响亮的名字叫虎头帮,这些混混种地种得少,要收拾得东西也比较少,平时游手好闲惯了,但是人数却不少,有十几人,也都是青壮年,若是让他们加入抗洪抢险救灾队,这些人将是一股中坚力量。

  

  混混有混混的好处,村民们个人主义太严重,平时就重自己的利益,而这些混混一旦加入团伙,就会听从老大的指挥,反而更有执行力,更容易听指挥,这反而成了这些人的一个优势。

  

  其实呢,张小武瞧上他们也是无奈之举,村支书任命他为这个抗洪抢险救灾队的队长,但是一个兵不给,说是让他自己选,可是村民们都忙着转移自己的财物,谁理你啊!你就当个光杆司机吧!就算你以权压力,在这种时候也起不到作用。

  

  村委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办事机构、服务机构而已,并没有执法权,人家就不听你的,你能怎么样?连村委的都可以不听,你张小武算个屁啊!

  

  想来,这一次,章健也是给张小武出了一个大难题,但张小武并没有半分埋怨,说到底这是为乡亲们办事,虽然难度很大,但是非做不可。

  

  所以张小武需要这个虎头帮这个团伙,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。

  

  土匪都能收编,混混为什么不能?张小武是这么想的,但要知道虎子刚刚归顺于他,能不能说服他听从自己的指挥加入到抗洪抢险救灾的大业中来,那还真说不定。

  

  所以张小武几乎是提着一颗心来找到虎子的。

  

  虎子家灯火通亮,也在忙着收拾东西,因为刚刚张小武是在这里喊过了,他们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的。

  

  “虎哥,忙呢?”张小武道,看着他家那么忙,张小武都有些不好开口了。

  

  虎子听到声音回头看到了他,“小武啊,找我有事?”

  

  现在虎子对张小武的态度恭敬了好多。

  

  “是,”现在情况紧急,张小武也不废话了,直道来意,“是这样,村委刚成了一个抗洪抢险救灾队,我任队长,我想让你当这个副队长带领你的虎头帮全体加入,你看如何?”

  

  虎子也不是傻子,这种节骨眼上,什么狗屁副队长,你给我个村长当,老子都不愿意当,说到底,这副队长不过是被人当枪使,老子刚刚答应跟着你干,你这么快就来坑老子了。

  

  “这……”虎子眼中露出了为难,神情也变得有些不悦,但也不想得罪张小武,讪讪笑着,委婉地说:“你看,我们家都这么忙了,其他人应该也很忙,这个副队长我恐怕当不了。”

  

  张小武心里早有这样的心理准备,这种时候,谁不把自家的利益看成第一位啊!

  

  他摆了摆手,笑了笑,“虎哥,你先听我说下去,再决定要不要干吧!”

  

  “好,就别在外面淋雨了,进来谈吧!”

  

  虎子把他招呼进了屋,倒上一杯水,他倒是想看看这张小武还能说出什么花来,反正你说一千道一万,这被当枪使的活,老子不干。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

文章标题: 长篇h美妇出轨 上司侵犯夫面前侵犯沦陷
文章地址: https://www.zicpw.com/article/83707.html
文章标签:

[长篇h美妇出轨 上司侵犯夫面前侵犯沦陷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