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搞笑小说十大巅峰之作 写的比较开放的书

时间: 2022-08-24 09:08:47

见我不说话,柳芳芳继续道:“小浩?!你是不是想通了来姐这里?!”



说话的时候柳芳芳周围的嘈杂声变小了很多,估计是换了个地方。

 文学



我犹豫一下道:“芳姐,你之前说给我介绍工作,其实就是去你那里上班?”



柳芳芳在什么地方上班?



我不知道,但她工资肯定不低,经常都能看到她挎着稍显含蓄设计印着“LV”和“gucci”的包包,她身上的衣服我认不出品牌,但那晚我看到她内衣一个不起眼角落上的香奈儿英文。



如果我去她那里上班,的确有可能还上这笔债务,但我更不希望她为了优渥的生活将自己推入火坑。



柳芳芳犹豫一下道:“不错,我想让你入我们这行,因为对于你而言,只有这个行业是最适合的。并且在我看来,无论你做什么,都不可能再比这个更加有前途。”



“那芳姐你能告诉我,你们是做什么?”



我说完就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,想听清楚她说的每一个字。



没想到等了几秒钟,电话里却传来嘟嘟声,我正奇怪,手机震动了一下,柳芳芳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,让我在家等着,她马上就回来。



我将柳芳芳的短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可愣是没有看出其中有什么问题,只好躺在沙发上,无聊的点燃一支烟。



没多久我就听到汽车在门前停下来的声音,发动机停止轰鸣,然后房间门便被打开,柳芳芳直接走了进来。



“小浩,你又抽烟!”



她还没进门,淡淡的香水气息和一股浓郁的酒气就充斥了我的鼻腔。



她有我家的钥匙,以前是因为住在我家照顾我,而在我恢复之后她也没有要还回来的意思。



趁她锁门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两眼,柳芳芳穿着及至大腿的短裙,裙摆以下是一条肉色的丝袜,显得十分性感而富有弹力,盈盈一握的腰肢以上则是一件白色的T恤,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胸前的饱满幅度。



只是她脸上隐藏在笑容下的淡淡忧愁还是被我看了出来。



柳芳芳不开心。



我摇摇头,甩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等柳芳芳靠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半躺,我才问道:“芳姐,现在能跟我讲讲关于工作的事情了吗?”



闻着柳芳芳身上传来的一阵阵酒气,我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。



如果她真的是做那一行的,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她回头,就像她昨晚说的那样,现在这世上,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



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,却胜似亲姐弟。



柳芳芳抬起头,眼神里还有一丝水波,我连忙去给她倒了一杯水,柳芳芳喝了之后似乎才舒服了些,戏谑的看着我道:“小浩,你觉得姐是做什么的?!”



“芳姐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做那个的……”



柳芳芳沉默片刻,突然掩嘴轻笑,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月牙儿,“小浩,你说说,你觉得姐是在做哪个?”

我犹豫起来,如果我想错了,柳芳芳可能会很伤心,但如果我不说,她多半也不会告诉我。



柳芳芳似乎注意到了我脸上的纠结,笑道:“小浩,你不用纠结了,姐直接跟你说吧。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姐我可不是那么放荡的女人。”



我尴尬的咳嗽了一下,原来柳芳芳早就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,只是想逗逗我。



“嗯,那芳姐,我的工作……”



知道了柳芳芳不是在做某种被经常被严打的工作之后,我又对她之前提到的那个很适合我的工作起了兴趣。



既然已经确定了柳芳芳是清白的,那么她提供给我的这个工作想必也属于正经工作。



我以为柳芳芳会很高兴的说出那份工作是什么,没想到柳芳芳先是伸了个懒腰,将自己姣好的曲线完全展露出来,又转头看向另外一边,丝毫没有搭理我的意思。



我急了,叫道:“芳姐,怎么了?”



但柳芳芳只是看了看我,好像很疲惫的打了个哈欠,道:“小浩,我好困啊,我先睡会儿。待会儿吃完饭记得叫我。”



我无语道:“芳姐,我错了,我不该质疑你给我提供的工作,更不该质疑你的工作。”



柳芳芳又等了一会儿,直到我都急的快冒火,这才悠悠然起身道,“看你以后还跟我耍花样。先把烟灭了。”



不等我反应过来,柳芳芳已经伸手掐灭了我手中的烟头,只剩下半个烟蒂。



我悻悻的将烟头丢进垃圾桶,问道:“芳姐,现在你能说了不?”



柳芳芳翻了个白眼,理了理身上的衣服,表情变得严肃起来,“小浩,你了解化妆品吗?”



我摇头。



“你了解时尚品牌吗?”



我摇摇头。



柳芳芳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,继续道:“那你了解女人最需要什么吗?”



我继续摇头,眼见柳芳芳还要发问,一头雾水的我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打断道:“等等,芳姐,你问的这些和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?”



柳芳芳不疾不徐的道:“当然有关系。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让你去做什么了。”



“做什么?”



尽管之前我都努力地保持着一副很淡定的样子,但此刻还是有些激动。



如果真能达到柳芳芳所说的,一月几十万,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还清所有的债务,重归自由身。



“小浩,你听说过公关吗?”



柳芳芳一边说一边盯着我,似乎想要看到我的反应。



“公关?没听过。”



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,并没有印象,问道:“这是做什么的?”



柳芳芳嘴角微勾,带起一个笑容道:“先别急着问。姐先给你讲讲姐的工作。”



见她完全不慌的样子,原本还有些焦急的我也轻松了下来,说道:“行,芳姐,你说。”



“姐现在在一家高级会所担任总经理,相当于那里的老大。”



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妥,将自己的短裙裙摆收了收。



我忍不住道:“姐你就别收了,又不是没看过,那天晚上……”



我话还没说完就知道要完,果然,我话才说到一半,就注意到柳芳芳的脸色由白转红,然后羞怒交加的柳芳芳直接伸过来一只手,照着我的耳朵就拧了起来。



“说!那天晚上怎么了?!”



柳芳芳愤愤的道,脸上的红晕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,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。



“疼!疼!”



我一边捂着柳芳芳攥着我耳朵的手,一边大叫,以期借此来减少我们之间的尴尬,嘴上也连忙道:“我错了芳姐,我真的错了,什么那晚?哪一晚?发生了什么?我完全不记得啊!”



柳芳芳这才收回手,狠狠的剜了我一眼,似乎只要我再敢提这个,她就要了我的狗命。



我倒是有些纳闷儿了,当时柳芳芳以为我是傻子,什么事都愿意跟我做,甚至还主动勾引我,没想到现在我恢复正常了,柳芳芳和我之间反而像是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。



我一边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边赔笑道:“芳姐,我真的错了,我刚刚脑抽,说错了话。我根本就不记得是哪一晚,又发生了什么。”



“小浩你!”



柳芳芳见此又要过来拧我耳朵,我连忙后退,逃出柳芳芳的攻击范围。



柳芳芳呆滞了一瞬间,不知是想到了什么,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,咬牙切齿的道:“小浩,我知道你是装作什么都不记得样子,好让姐安心。但姐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说不存在也没意义。只要你答应我,不管怎样都不要告诉别人就行了!”



柳芳芳说完就盯着我的眼睛,仿佛要试图验证我即将说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。



“嘿嘿,一定一定,这件事,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!”



见此我连忙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抬起手来,面对窗外的天空信誓旦旦的发了誓。



柳芳芳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“行了,你个小捣蛋鬼。我还是继续跟你说说姐的工作吧。”



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先了解化妆品,时尚品牌,女人需要的东西,甚至还要听柳芳芳的工作,但既然她这样说了,我也只能听着。



“我们会所的名字叫夜来香……小浩,你什么眼神?咱们这是一家正规会所!”



柳芳芳被我气得牙痒痒,却又发不出气,只好不停地在我身上剜来剜去,我毫不怀疑,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,我现在已经死了千八百次。



“我们会所的主要目的是服务……”



柳芳芳说着突然脸颊赤红一片,不可否认此刻的她诱惑至极,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,但我此刻关注的重心完全不在这上面,我愣愣道:“服务什么?”



柳芳芳犹豫了一下,还是轻启粉唇道:“服务于那些饥渴的老女人。”



“老女人?饥渴?”



我懵逼了一瞬间,皱眉道:“芳姐,你不是说你不做……”



“打住!”



柳芳芳眼睛紧张的打断我,“小浩,你先听我说完。”



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,点点头,示意她继续讲。



柳芳芳道:“我们会所的确是做这些为饥渴的老女人服务赚钱,但你要知道,在这个世界上,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,有许多方法都比靠出卖肉体更合适。依靠肉体,那只能算作最低级的方法。”



说着柳芳芳深呼一口气,似乎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说完,心里畅快了很多。



“小浩,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我要问你懂不懂化妆品,时尚品牌,还有女人最需要什么?”



柳芳芳说着端着桌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。



我摇摇头,这才明白似乎我又误会了柳芳芳的意思。

“因为在那些长久得不到满足的老女人眼里,除了化妆品,时尚品牌能彰显她们的身份,表明她们的财富,同时还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之外,她们别的一些需求,只有像我们夜来香这样的高级会所能满足。”



柳芳芳喝完水之后平静了许多。



我长舒一口气,有些愕然,也有些庆幸。



“那芳姐,公关是做什么?”



明白了柳芳芳现在的工作,以及夜来香会所的性质之后,我突然对我即将要面临的这个岗位产生了好奇。



“姐刚刚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,你还不明白吗小浩。”



柳芳芳看了我一眼,然后沉默片刻后继续解释道:“公关就是我所说的,负责满足这些女人的第三类需求的客人。”



我疑惑道:“那要怎么才能满足她们呢?”



蓬!



“还不懂吗?小浩你个笨蛋。”



柳芳芳恨其不争的赏了我一记暴栗,“一般的男公关负责的是,夸赞女人身上穿戴的奢侈品,或者她们身上的化妆品。稍微高一级的男公关则是从这些女人的心理层面着手解决问题,比如这个女人老公出轨,那么她需要什么?肯定是爱啊!只要你能让她感觉到爱意,爱情的存在,她就愿意为你买单!当然,不管什么级别的公关,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,让客人高兴,客人高兴了,自然愿意花钱。”



柳芳芳说的时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,我则是一脸尴尬,问道:“芳姐,你的意思是,针对客人缺失的东西下手,让她们满足?!”



“能让你这个小笨蛋明白过来,的确很不容易了。但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

柳芳芳白了我一眼,又轻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温水。



“那公关怎么赚钱?难不成依靠他们给的小费?”



我皱眉道。



思来想去,我也没有在这盈利模式里找到赚钱的点。但如果真的靠小费,和卖肉又有多大的区别?!



柳芳芳道:“你不要小看了这个行业,小浩,我问你,你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会来会所消费吗?”



我想了想道:“寂寞。”



“没错。”



柳芳芳放下双腿,自然并拢,轻抚了一下裙角,透出一股知性气息,“就是因为他们寂寞,当然,更因为她们有钱!我在会所做了这么多年,我看得见,这些女人都是因为感情或者生活上的问题,导致压力太大,或者情感得不到满足,才会来会所寻求解决。而一旦公关将她们哄得高兴了,一掷千金又算什么?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
文章标题: 搞笑小说十大巅峰之作 写的比较开放的书
文章地址: https://www.zicpw.com/article/81557.html
文章标签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