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被几个人绑起来玩到高潮 健身私教抱着女会员背拉伸

时间: 2021-03-25 16:42:55

被几个人绑起来玩到高潮 健身私教抱着女会员背拉伸

这不是第一次折卿和闻渊一起御剑了。

  赤霄剑变得又宽又长,载着两个人一同飞往北海,闻渊站在折卿身后,一只手揽着他的腰,一只手控制平衡。

  折卿看着沿途的风景,花开花落云卷云舒,无数名山大川江河湖海惊鸿入耳般涤荡着他的心湖,他长长舒了舒了一口气,感慨世间变化万千。

  他和他同乘一把剑,曾经飞过魇域穿过人间,也曾掠过天界向往黎明,见证过无数痛楚和希冀也曾踏过数不清的恩怨交缠。

  折卿轻轻的握住了那一直紧紧环在他腰间的手,刚刚触碰到那片肌肤时,闻渊就反手回握住他。

  闻渊在他耳边轻笑:“卿卿,你喜欢我这样叫你吗?”

文学

  他不经他的同意,擅自改了对他的称呼,从尊称的师尊到娴熟亲密的名字,再到如今甜甜蜜蜜的叠字。

  “卿卿……”闻渊又道。

  折卿脖子上一痒,他想躲却又躲不掉,唇角带了笑,坦诚地回答他:“喜欢。”

  “你叫我什么都喜欢。”

  闻渊幽深的眼睛转了转,狡黠地道:“那……叫你夫人好不好?”

  折卿面上一红,支吾道:“你我还没有结为道侣……你这是在占我的便宜。”

  “好好好,卿卿说的都对,”闻渊搂住他,“那若是以后结做道侣了,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叫你夫人了?”

  说着闻渊凑过来就想亲他,折卿推却不开,两人还在万里高空上御着剑,脚下一不留意就是万丈深渊,折卿轻轻蹙着眉,最后实在躲不过了,只好蜻蜓点水地在闻渊的侧脸啄了一下:“阿渊,别胡闹。”

  “就闹,”闻渊开始耍无赖,将嘴唇凑到他面前,“卿卿亲一下这里。”

  折卿没办法,又仰头亲了他嘴唇一下。

  香香软软的薄唇印在闻渊的唇上,比春风三月还要柔情似水,比陈坛佳酿更加炽热浓烈。

  尤其是折卿主动的滋味,令闻渊异常受用。

  闻渊捏着他的腰,那腰肢纤细却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,很有韧性,折卿的长腿踩在赤霄剑上,腿型美好的想让人吹口哨。

  闻渊静静的看着,心想,幸亏折卿是他的人,这般模样岂能坦诚的给他人看了去,谁敢肖想他,他就把谁的眼珠子剜出来。

  然后他就想到了灵枢……算了,他哥瞎了也是一样的。

  两人到了北海,直接进了迎宾的正殿,宾客已经几乎悉数到齐,大殿布置的华美非常,夜明珠不要钱一般堆满了每个角落,金樽玉砌,金灿灿的晃眼。

  大殿的正前方,青漓身着定制的喜服,正在宴请宾客与人交谈。

  不知谁说了一声:“魔尊和仙君来了!”

 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向门口望去。

  如今魔尊闻渊和折卿仙君那点事在三界里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了,好多没见过的人挤在人群里探头探脑,都想亲眼看一看这常年身处三界八卦中心的二位人物。

  青漓眼睛一亮:“仙君?”

  喜服将青年的身形勾勒的英俊帅气,而且青漓双颊上那原本的一点点婴儿肥已经几乎快要看不见了——看来为了成婚是有在好好减肥。

  闻渊在心里轻嗤一声,呵,这猫还挺有人样。

  青漓同身旁的宾客简单说了几句,然后就拿着手里的酒杯走了折卿和闻渊面前,身后的侍女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。

  青漓眼睛亮亮的,身后的尾巴在看见折卿以后也激动了左右摇着,他刚要开口便他听见一直被忽略的闻渊轻咳一声。

  尾巴忽然停住了,然后轻轻蜷了几下耷拉在身后,青漓还是有一点怕魔尊,乖乖地低头道:“魔尊。”

  闻渊用看孩子的眼光居高临下看了看青漓,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,拿起身边侍女呈上来的酒杯一饮而尽。

  折卿和青漓也饮了酒,青漓显然是已经有点微醺,脸颊有一点酡红,他笑着道:“没想到你们真的能来。”

  折卿回敬他:“祝你和公主殿下长长久久。”

  青漓有些不好意思,他低声道:“谢谢啦仙君。”

  折卿说完就被闻渊拉着入了座,闻渊挑了个离主位不近不远的位置,这样既显得不过于生疏又有些自由的空间。

  他还想和折卿多说两句悄悄话呢。

  不多时,婚宴就开始了,此起彼伏的奏乐响起,伴随着仙乐袅袅两个侍女扶出一个头带红盖头的女子,那女子头戴珠翠,身披华丽长袍,在经过众人面前时微微一额首,端的是仪态万千。

  青漓眼中满是柔情,走上前去轻轻牵起她的手,慢慢的走到了宫殿最前方。

  折卿在席上静静地注视着这对璧人,嘴角也不禁溢出淡淡的微笑,折卿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慢慢地喝着。

  葡萄美酒一点便足以醉人,一滴淡紫色的酒液顺着他嘴角淌出,蜿蜒在下颚,被折卿拿袖子轻轻擦去。

  身边,闻渊在他耳边说:“少喝一点,这酒醉人。”

  “你要是成了一个大醉鬼,到时候我可要抱着你回家去了。”

  折卿摇摇头。其实他酒量不错,喝这么多放在平时完全没问题,但是不知怎么回事,自从闻渊话音刚落,折卿忽然便觉出了一股难受的感觉。

  也许真是醉了吧,折卿想。

  闻渊看着折卿的眉头忽然蹙了一下,想了想,给他夹了一块水晶肘子给他压压酒气。

  折卿就着闻渊的筷子张口咬住,肉碰到他舌头的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这吃惯了的肉此时竟无比发腥,那股味道令他闻到就难以忍受,折卿腹中翻江倒海,忍不住恶心的将那口肉吐了出来,又用袖子掩着脸面干呕了好几下。

  在人家婚宴上吐出来着实有点不好,索性周围的人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。

  闻渊看着折卿一瞬间变化的脸色,焦急的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又呕了好几下,折卿才终于缓上一口气来,他接过闻渊端来的醒酒汤喝了口,道:“……不知道,忽然就觉得反胃。”

  折卿又看了那肉一眼,现在是连看都不想再看到了,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,惯常吃的东西今天怎么会产生这么突兀又难受的感觉。

  闻渊也不知道折卿这突然是怎么回事,他以为是喝醉了,现在看来又觉得好像不是,他看着折卿的脸色慢慢好了些,手伸在背后一下又一下的给他顺着气,心中不免有些奇怪。

  “好一些了吗?”闻渊问。

  折卿点点头,“好多了。”

  闻渊低头看着折卿碗里的东西,他给折卿夹了好多菜,小碗都装满了,结果折卿只吃了一点点。

  眼看着婚宴马上要结束了,青漓和公主在众人的欢呼声和祝福声中喜结连理,青漓弯腰把公主横抱起来去了寝殿,沿路一直有侍女在漫天地撒粉红色的花瓣,他们像沉浸在幸福的花海里。

  主人走了,剩下的就是来的这些宾客们互相敬酒交谈的时间了。

  不少人跃跃欲试地想来闻渊和折卿这边攀谈,闻渊扫了众人一眼,又看看身边的折卿,他道:“要不咱们先回去吧。”

  折卿也确实没了兴致,婚宴到最后他就只剩下身体里那淡淡的难受在无时无刻侵扰着他,刚刚缓过来一点,那股恶心的感觉又上来了。

  折卿拉着闻渊的手,也不再强撑,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  两人就这么离了席。

  人间还在下雪,一夜之后二人暂住的小屋银装素裹。

  闻渊推开小屋的木门,拥着折卿进了屋,转身将门外的风雪都隔绝在外。

  折卿坐着,闻渊捂着他的手,掌心修长的手指还是冰冰凉凉的。

  闻渊有点焦急和烦躁:“这里没有魇域暖和。”但是没办法啊,折卿住够了魇域。

  闻渊于是又去生火,等火堆彻底燃起来,小屋里升起热腾腾的暖气,火光映着折卿的脸,他的手指才慢慢地温热了起来。

  闻渊一直给折卿捂手,他的手很大,衬托的折卿的指头纤细又白嫩,闻渊用他的手把折卿的手整个儿包裹住,轻轻地慢慢揉搓着。

  “你今天只吃了那么点东西,肯定没吃饱,不饿吗?”闻渊问。

  折卿诚实地摇摇头,他没有感觉到饿,只是觉得不舒服。

  闻渊皱眉又问:“身体还难受?”

  折卿道:“嗯。”

  闻渊叹了口气,心道这是怎么回事,这么突然,他又恨此时的自己没点医术傍身,要是稍微懂点医术马上就能给折卿看看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。

  对于折卿的身体,每次只要一出现哪怕是很小的状况,都会让闻渊如临大敌。

  他现在的身子还在恢复阶段,每一点差错都会教闻渊心惊胆战。

  闻渊在心中暗暗思考该怎么办,是现在立即回魇域去找魔医看看?不行,外面风雪太大,这一路该冻坏了折卿。

  若是让那群魔医来人间?也不行,路程太远,御剑都要一天一夜。

  最后,闻渊思来想去,对折卿说:“要不我去离这里最近的城镇给你找个大夫先看一下吧?”

  折卿:“也好。”

  “行,那我现在就去,”闻渊说着就动身,临走前把炉火又烧的旺了一些,满屋都烘的暖洋洋的,他才满意的准备走。

  刚走到门口,手搭上门栓,闻渊回过头问折卿:“想不想吃点什么,我顺便给你带回来。”

  折卿歪头想了想,模样很认真,有点可爱。

  他说:“……我想吃冰糖山楂。”

  闻渊:“糖葫芦?”

  折卿点点头。

  糖葫芦一般都是哄小孩的玩意,闻渊万万没想到折卿会提出吃这个。

  闻渊笑了,爽快地道:“行,折卿小宝贝,在家等着。”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<<<<

文章标题: 被几个人绑起来玩到高潮 健身私教抱着女会员背拉伸
文章地址: https://zicpw.com/article/64933.html
文章标签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