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又粗又长的大深喉 农村特黄第一小说

时间: 2021-03-06 10:13:39

今天的会议事关重大,会直接决定顾氏竞争赛事直播的走向,顾氏总部的董事们也亲自参加。

  “五千万?”徐老皱着眉头,“顾总,这个价格会不会太少了?”

  以往的英雄争霸直播权至少上亿。

文学

  裴纪淡淡抬头:“我们主攻的业务主要为游戏,加上前段时间的流量暴增,品牌效应不错,已经有多家赛事直播来谈。”

  他顿了顿,沉稳而自信说,“更重要的是,我们的技术能稳定支撑上亿的流量,这是我们最重要的砝码。”

  众董事一听,恍然大悟。去年英雄争霸因为用户流量短时间剧增,导致服务器瘫痪的直播事故,大家都有耳闻。而赛事方今年在选择合作方时,会格外注意这点。

  想到此,各位对“顾总”的欣赏又加深了几分。自从上任顾氏以来,顾氏直播从濒临倒闭的业务线成长为顾氏中流砥柱,无人不感叹顾总的实力。

  会议最后,老董事们纷纷出声:“顾总啊,整个顾氏的希望,就寄托在您身上了。”

  “真不愧是老顾的儿子,真的有当年老顾白手起家的风范!”

  “监察结果还没下来,现在只能指望顾氏直播了!”

  裴纪看着视频,平静说:“对于监察局的造假审查,我这边刚好有老熟人在局里,可以协助,尽快调查出漏洞出处。”

  边说,边扫了眼一言不发的王董事。

  王董事死咬着牙,不敢说话。

  同一时刻,顾安安坐在裴氏办公室,座机电话叮叮响个不停。Y。U。X。I。

  顾少爷迟疑了会,暗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打座机,而且还是公司办公室的座机。

  他按下了接通键:“喂您好。”

  对方沉默了几秒,一度让顾少爷以为电话信号不好,又试着问了好几句,电话里才传来了苍老又带着哭腔的声音。

  “裴总,您总算接电话了!我给你打了好几百通电话没人接,只好试试办公室座机。”

  “您是?”顾安安疑惑问。

  “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管家老陈啊,裴总,您不记得我了?”

  顾安安愣了下,裴纪从未和他提过裴家的事,他只能模仿裴纪的语气,淡淡说:“哦,老陈,有什么事?”

  那头沉默了会,央求说:“裴总,存放裴夫人和裴老爷骨灰的殡仪馆要被拆迁了,裴总您有时间......还是去认领一下吧。”

  裴夫人和老爷的骨灰......

  短短几句话,却让顾安安毛骨悚然。

  裴氏夫妇竟然去世了?他以前只听说过裴家大儿子裴宥因为白血病去世,没有任何关于裴氏夫妇去世的消息。

  一脸雾水的顾安安思索着如何回话,老陈又叹了声:“裴总......我知道,老爷以前对你......的确不好,但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
  又是一道惊雷在顾安安耳畔炸响,顾安安仿佛失去思考能力。亲生父亲?裴纪不是裴家的养子么?

  仿佛冰山掀开一角,顾安安抑制不住心中的颤抖和疑惑,手心狂冒冷汗:“老陈,你现在在哪?”

  “我在裴家老宅,老爷生前托付我,每个月都来裴家打扫裴氏祠堂。裴总,您已经多少年没回宅子看看了,老陈求求您,有空的时候也回来看望一下吧,您毕竟是裴家唯一的血脉了。”

  裴家,那个神秘莫测的裴家......顾安安攥紧电话,严肃思考片刻,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  傍晚沿着半山腰开了一路,顾少爷刹停在裴氏大宅门前。这座老宅距离他顾家也几百米的距离,也位于老式别墅区。

  顾安安走到裴氏的大门前,和他记忆里的宅子并无太大差别,但因为常年无人住的原因,透着阴森和冷清,枯黄的枝叶死气沉沉缠在黑旧的铁门槛。

  顾安安按响了铁门旁的门铃,如果是他家,估计不一会顾妈王嫂就会跑出来拥住他,不停唠叨。

  但站在裴家门前,他按了数十次都毫无动静,在按下第十一次的时候,里屋的门被人慢慢推开,阴白的月光洒在那人苍老沟壑的脸上。

  老人拿着扫帚,缓慢走出来,看到裴总一霎那,目光多了分沧桑意味,哽咽说:“裴总,您......回来了。”

  顾安安脚下有些沉,看着眼前向他敞开的大门,就像一处诡秘的迷雾森林,他终于有机会拨云散雾,但却有些迟疑。

  一样是宅子和院落,却和他家悠闲的小桥流水大相庭径。他曾经以为,所有人都和他一样,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,他身边的富二代朋友们也的确如此。

  直到遇见了裴纪。从他第一次见到裴纪,就感觉到他身上与年龄不符的成熟,与常人不同的......冷漠。

  “裴总?”老陈出声问。

  顾安安回过神来,朝老陈点了点头,跟着老陈走过院子,踏进了宅子内。

  壁灯照亮了整个空旷的大宅,阴冷,死气。

  顾安安不禁打了个冷颤,上次来这已经是十几年前。那时候裴母生日,鲜花簇拥,人声鼎沸,而此时却空旷得宛如墓地。

  顾安安穿过走廊,两侧的壁柜上,放着几副陈旧的相框。

  顾安安凑近看了看,是裴父母推着轮椅,轮椅中央坐着肤色惨白的男孩。

  这人他记得,是裴宥。

  顾安安一路走到尽头,柜上全是裴氏夫妇和裴宥的照片,没有一张关于裴纪。

  老陈也沉默着,直到走到拐角处才停下脚步。

  “裴总。”老陈转过头。

  顾安安抬眸,应了一声。

  “我知道......”老陈老眼浑浊,涩声说,“裴总,您一定还记恨当年......夫人和老爷为了给白血病的大少爷匹配最好的兄弟骨髓,和您生母交易生下了您,专门供给大少爷输血。老爷他们生前,也不敢祈求您的原谅。”顾安安猛地滞住,输血......他下意识伸出双手,挽起袖口——

  修长的手臂上那道针孔结痂的疤痕触目惊心。

  顾安安如遭电击,半晌后大脑才重新运转,所以裴纪并不是养子,而是裴氏夫妇的私生子,为了给裴宥当血袋才被生下来,还背负了大半辈子的养子身份。

  那一排排的照片里无一张有裴纪的影子,也从未见过裴纪和裴氏夫妇同框,因为裴氏夫妇压根就没想把他当作孩子抚养,仅仅是一个冰冷的输血机器。

  想起尖锐的针孔一寸一寸刺入那双小小的藕臂里,顾安安光是想都疼得背脊发凉,更令他恐怖的是,每次裴纪会因为抽血而陷入昏迷,陷入贫血症彻骨又绝望的冰冷里。

  眼前浮现过他第一次在后院的台阶上,遇见的那个清冷少年,一双孤僻的眸子仿佛无法融入世界。

  顾少爷双手攥得发白,那时候,要是那时候他能和裴纪灵魂互换,哪怕是一分钟,让裴纪有一瞬间的解脱,今天裴纪眼中的冰冷和复杂会不会消散几分。

  见裴总紧抿唇沉默,老陈叹息一声,常年无人倾诉的话一股脑儿倒了出来:“裴总,老陈只是个卑微的下人,无权过问当年老爷的决定,但老陈还是希望......裴总您好好生活,放下......过去的一切。”

  老陈转头看向照片里的裴夫人和裴老爷,摇头:“真是造化弄人啊,老爷,裴宥大少爷治疗那么多年还是走了,大少爷走的那天,您和夫人还想......毒死裴纪少爷,然而老爷夫人,你们怎么能料到裴少爷如今达到了你们无法企及的高度。”

  从小被保护着长大的顾安安愤怒的握了握拳,几乎不敢往下听下去。

  老陈摇了摇头,接着说:“裴总,老爷他临走前,其实有忏悔过。您还记得四年前,您正式任职裴氏总裁,带领裴氏蒸蒸日上的时候,老爷得了癌症,没过多久,夫人也去世了。他们也明白,这也许就是上天的报应。”

  整个别墅宛如死寂般沉默。

  顾安安心里揪着疼,闭了闭眼,恨不得十年那场遇见就把裴纪带走。半晌后,他轻声问:“我的房间还在么?”

  老陈在前面带路:“裴总,您的房间我一直给您收拾得干净,跟我来。”

  出了宅子门,绕到后院,踏上几步熟悉的台阶,他来到小房间门口。

  相比前院,后院的一间间杂物室小得可怜。他推门进去,一股轻微的霉味扑鼻而来,顾少爷没忍住打了个喷嚏。

  这是一个连下人都不愿意住的房间。

  他看着满屋子整洁的床,柜子和书桌,和裴纪一样,都透着冷清。他转过身,背后的墙壁挂满了画。

  有临摹院子,有勾勒海滩的。而正中央,钉着一幅蓝色的大海画,大海的上方,细致勾勒着一只展翅的白鸥。

  顾少爷目光一直停在这幅画上,不知怎的,他对这画生出莫名的亲切感。

  “裴总,还有个东西要交给您,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机会见到您......”一旁的老陈从书桌上拿出一叠资料,递给顾安安,“这是老爷生前留下的,关于您的身份资料。他十分愧疚,想让您亲自来公布于众,了结这一段过去。”

  顾安安凝眉望着手中的资料,明明只是薄薄的一摞纸,却感觉重若千金。片刻后,他深吸口气,翻开细细查看了一番。

  资料很齐全,从裴纪的出生证明,到输血记录,再到裴纪的贫血症。看到最后,顾安安眼眶已经湿润。

  “裴总,老陈今天的清扫已经完成,也该回去照顾儿子了。”老陈朝顾安安鞠了一躬,“有什么事,裴总直接打电话唤老陈就行。”

  顾安安神情恍惚地点了下头,目送着老陈的佝偻的身影消失在院子里。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文章标题: 又粗又长的大深喉 农村特黄第一小说
文章地址: https://zicpw.com/article/63635.html
文章标签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