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女人第一次到底有多紧 皇后好湿夹的朕好紧

时间: 2021-04-08 15:37:17

女人第一次到底有多紧 皇后好湿夹的朕好紧

穿着小拖鞋的谢嘉期关上门,一溜烟小跑到谢意面前,小身子往床上一蹦,爬上床蹦蹦蹦的朝着谢意喊道:“哇哇哇,三叔还是你的床最软,跳的最高了。”

  “那当然了,嘉嘉你是不是最喜欢三叔了,三叔给你买很多玩具是不是。”谢意笑着开口。

  跑过去抱住谢意的谢嘉期仰头,无辜单纯的大眼睛眨巴眨巴道:“当然了,三叔最疼嘉嘉,好多好多玩具都是三叔给嘉嘉买的。”

  “重了不少,外公外婆是不是特别喜欢嘉嘉。”谢意抱了抱怀里的小男孩,目光不断扫向手机,妈妈怎么还不回电话?

  真是不公平,凭什么这些人都能生在富豪家,而他就是一个粗鄙农村人的孩子。脑海中再次想到时云翼的妈妈,时云翼的爸爸,那两个不修边幅,衣服土气挖地养猪弄猪屎的村民,就让谢意作呕,他不要,死都不会去认这两个人为父母的。

  谢嘉期点点头嚷嚷着:“是的啊,外公外婆最喜欢嘉嘉了,给了好多礼物。三叔我要听歌,快放快放……”

文学

  “行行行,给你放,那别蹦掉下来,”谢意拿过平板给这个在床上乱蹦的小孩放童歌。

  看了一眼手机,妈妈还是没有回消息,谢意随口道:“嘉嘉你要听那一首。”

  “都可以了。”谢嘉期喊道,快节奏的童歌在房间内流淌,握着微创注射枪的手轻轻压下,无声无息,大剂量的麻醉1剂被谢嘉期直接从后颈注射进谢意身体里。

  现在要从哪里开始呢,砸断手指用布包裹起来,要紧紧的,紧紧的,不流一丝缝隙。整个手就会变成一个不能分开的爪子,砸断腿骨,就只能四只着地,用爬的。还要扯掉舌头,就留一点点,一点点,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啊……

  屋内,欢快的童谣依然还在回荡着!

  小小个的孩子在音乐中蹦跳着,开心着,大颗大颗的眼泪落下,活着,活着,大家都还活着真好啊……

  灯光驱散黑暗,一辆越野拐弯停在别墅门口。

  时云翼提着轮椅打开车门。

  秦皓从驾驶室出来,把今晚特别开心的男人从车内抱出来,放在轮椅上。

  看着青年推着轮椅往前走,秦皓笑了笑,重新上车开往停车库。

  谢嘉期看着从窗口晃过的灯光,他丢下恐惧无法动弹的人,蹦跳着跑到窗口,爬上飘窗拉开一点窗户往下看去。

  那是他二爷爷,推轮椅的不是以往的贴身保镖?

  难道,难道是小叔叔吗,亲的那个?

  好奇怪,亲的小叔叔,上辈子可没有钻出来一个亲的小叔叔。对了,那时候似乎好像二爷爷要调查,结果,秦皓那个二爷爷的贴身保镖出意外死了,二爷爷当晚人就没了!

  二奶奶就是傻啊,坏也坏的不切底,好人又不是好人,就是傻乎乎的,被人支配了一辈子。唯一的坚持,大概就是在他的事情上,可惜,惹怒了谢意,这个她养了二十多年,掏心挖肺,最后却被这个养子活活打死!

  推着轮椅的时云翼抬头看了一眼,他皱了皱眉头,错觉吗,夜风中似乎带着一丝血腥味?

  感觉轮椅停了一下,谢锦城开口道:“怎么了,太重了。”

  “没,想点事情,”时云翼推着轮椅进入客厅,在谢锦城的指点下右转按下电梯。

  从电梯出来,柔和的灯光亮起。

  谢锦城开口道:“左边第一间,我的卧室,今晚你和我睡。”

  “您就不能给我一间客房吗,我睡相不太好的,等下把你踹下床,你可别怪我啊。”时云翼无奈的开口说道。

  谢锦城听到儿子的抱怨笑道:“怎么会怪你呢,我就是想,我儿子长这么大,我都没有亲近过。让你陪爸爸睡一晚不过分的。你天天陪着那只小可爱云云睡觉,我跟你说,我也妒忌了,不止它是醋缸,你就没有闻到爸爸身上的酸味,都已经溢出来了!”

  “什么酸味,我一点没有闻到了。爸爸瞧您说的,您想我陪您睡,一句话的事情了。就是到时候我踹您下床,您别嫌弃就好了……”时云翼哈哈笑道。

  推开房门,进入房间,这是一个淡蓝色海洋主调的卧室,看上去让人非常舒适。

  时云翼看着轮椅上的人,想了想道;“要我帮忙洗澡吗?”

  趴在自家香香人类脖子上的小诡异触手怪云云,眯着眼睛要睡着的小家伙,顿时整个诡异都不好了。

  什么叫帮忙洗澡,不行不行,不行的。我家香香人类都还没有帮我洗过澡,现在就要帮别的男人,绝对不行……

  “嗷嗷嗷。“小诡异触手怪云云在自家香香人类脑袋上蹦哒,不许给别人洗澡,不许。

  谢锦城看着刚才还安安静静,儿子一句话,就让小可爱炸毛了,真的是一只小醋缸子。

  这会儿小可爱已经在儿子脑袋上嗷嗷叫蹦跶,着急了。

  谢锦城怎么都没有想到,亲生儿子终于回来了,现在他却要和一只不到巴掌大的小可爱抢夺,想想都有点心酸啊!

  “算了,秦皓很快就会上来帮我,你也不熟悉照顾人,小东西已经炸了。你真动手,说不定等下它又咬我,还要把你拽走。你养的这只小可爱占有欲太强了一点点,你应该教教它。我是你的爸爸,它既然跟着你,就应该要尊敬我才行。”

  时云翼听到这话后,觉得如果小诡异触手怪真是他家秦先生,确实应该学会尊敬谢锦城才行,怎么说也是他爸。

  但是现在小诡异触手怪云云,它完全活在自己的诡异世界里,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讲道理的。只有它愿意讲道理的地方,它才讲,它不愿意,它就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……

  还没有一个苹果大的小家伙,时云翼是真舍不得让小诡异触手怪云云哭的,只要一哭,小家伙看着就可怜极了!

  谢锦城看着想入神的儿子说道:“去洗漱,挺晚了,等你出来,爸爸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  “我们要早点睡,你明天还有事情吗,已经快十点了。”谢锦城开口说道。

  时云翼推开卫生间的门,柔和的灯光亮起,夜风中夹带的浓重血腥味,让时云翼觉得不对劲。他快步走到窗户边,推开窗户往下看。

  一颗小脑袋缩回去。

  “啪”的一声轻微响声传来,是关窗的声音……

  趴在自家香香人类头上,一点准备都没有的小诡异触手怪云云,在自家香香人类探头往下看那一刻,像一颗球一样掉下楼。

  砸在地上回弹上来的小诡异触手怪云云,气的鼓起腮帮子,哇哇哇、哇哇哇的谴责自家的香香人类,我掉楼下地上,我摔疼屁屁了,屁屁裂成好几瓣了,你知不知道……

  秦皓推门进来,他打开床头柜,里面摆放了一整排的药剂。

  准备拿药的秦皓手一顿,直接开口道:“锦城微创注射枪呢,你拿没拿?还少了一盒大剂量麻醉剂。”

  “少了,你没有记错?应该没有人会拿?”谢锦城皱眉道。

  时云翼心里咯噔一声,血腥味,血腥味,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

  千万别是我想的那个样子,受了那么多年苦,遭了那么多年的罪,我都来了,会保护你,你可别和我一样重生。

  时云翼冲出卫生间朝着谢锦城喊道:“爸爸楼下住的是谁?”

  “楼下,四楼,谢意,怎么了?”秦皓开口接话。

  时云翼听到后立刻开口道:“谢意是不是在家,谢嘉期是不是在家,可能出事了,快带我去。”

  谢锦城看着冲出房门的儿子立刻朝着秦皓喊道:“快去,别让云翼出事。”

  秦皓看了一眼二爷立刻冲了出去。

  谢锦城看了一眼自己的床头柜,微创注射枪没有了,麻药,嘉嘉,一个五岁的孩子有这么聪明吗?为什么儿子会觉得不对,又提前知道那么多关于幽灵的东西……

  重生两个字在舌尖翻滚了几圈,谢锦城颤抖着手控制着轮椅朝着电梯赶去。

  时云翼冲下楼梯跑到走廊,秦皓一点不比时云翼慢,两个前后脚。

  喘气看着门口站着的保镖,时云翼立刻喊道:“谢嘉期有没有进去。”

 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<<<<

文章标题: 女人第一次到底有多紧 皇后好湿夹的朕好紧
文章地址: https://zicpw.com/article/65883.html
文章标签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