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突然将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 男女最激烈的床戏小说

时间: 2021-04-08 15:36:59

突然将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 男女最激烈的床戏小说

许砳砳惊讶地睁大眼睛。

  初初掐着他的脖子却没有杀了他,而是将他拉到近前吻了他。

  初初的吻来势汹汹,热烈得像是倾注了半生的余温,贪婪得像是鲸吞蚕食。

  许砳砳的迷茫与挣扎都被这个混杂着血腥味和眼泪的吻给烧成余烬,风轻轻一吹,就全都散了,什么都不重要了,只有这个侵略性十足的吻和这个人的呼吸是真的。

  妖灵们目瞪口呆。

  阿尔黛却是老神在在地笑道:“果然……不会听我的命令啊……”

文学

  阿尔黛朝后歪头,深深地看了凤皇一眼,再回头时,他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,墨绿色浓郁的妖气化作浓雾,他的身体在浓雾遮掩下若隐若现,隐约可见拔长生长着,衣帛的撕裂声中,撑裂一身公主裙,他那姣好的面部长出鳞片和獠牙,四肢粗壮伸长,手臂的皮肤披着绿森森的鳞甲。

  阿尔黛的真身恐怖狰狞,比许砳砳在打铁村见过的壁画更加吓人。

  阿尔黛微笑道:“看来我不能小瞧你了呢,若是不认真起来,我怕是一不小心会被你杀掉。”

  初初结束一吻,灰蒙蒙的眼睛里映出许砳砳的脸部轮廓,还有他的迷茫和困惑。

  他只是本能地求吻。

  他松开许砳砳,眨了眨眼睛,微笑道:

  “一个吻,换一条命。”

  许砳砳呆呆地看着初初,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初初有哪里不一样了,可又说不上来。

  初初的目光没在许砳砳的脸上过多停留,转身朝阿尔黛走了过去。

  凤皇凝望着初初的背影,道:“您……现在的阿尔才是战力全开的状态,实力比刚才猛涨不止一倍……”

  初初没有回头。

  阿尔黛嘻嘻笑道:“果然还是挚友了解我,等我把他们都解决干净,我要换身干净的裙装去陪你叙旧,所以你喜欢我穿红裙子还是白裙子,等结束这场仪式,你要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。”

  阿尔黛吐出猩红狭长的分叉舌头,“嘶嘶”作响,他舔着自己的嘴角,眼睛里却像是修罗血洗过的古战场,碧绿色的眼瞳涨成血色,那狭长的眼睛一眯,竖瞳一紧缩,他的身形快如闪电般化作一道残影向初初袭击而去。

  初初不退不避,正面迎击。

  两人正面碰撞,掀起的气浪亦来势汹汹,场上浓烟翻滚,余波将许砳砳震开数十米开外,身后有人扶住许砳砳。

  许砳砳回过头,惊讶地看到福先生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。

  福先生没有戴着慈善家面具,血淋淋的嘴巴一路咧到了耳根,把许砳砳吓了一跳,他眯着眼笑道:“邻居一场,你没事真是太好了。我是来给牛哥收尸的。”

  他早混进了观众席,刚才被阿尔黛定身,亏得初初动静太大,才帮他破了禁锢术。

  许砳砳愣愣地点头,不知道该怎么跟邻居寒暄。

  牛哥虽然没死,但也半残了,的确需要有人善后“收尸”。

  福先生的突然乱入只让许砳砳惊讶一时,待到场上的余烟消散,许砳砳更是震惊,初初和阿尔黛对打竟完全碾压对方。

  阿尔黛的打法令众人看得头皮发麻,只见他一手被钳制,随即扭断手臂以换取贴身暴击,疼痛让他愈发癫狂,嗜血以达狂暴状态,他不断自残又自愈,放弃防守全面进攻,伤敌八百自损一千,可他竟然乐在其中。

  阿尔黛之凶残,场外观众看得心惊胆颤,初初不紧不慢地一一拆招。

  阿尔黛双臂全废,背后撕拉一声钻出阴森森的骨翅拍打着继续攻击。

  电光石火之间,初初废了他的双臂,折了他的双腿。

  初初黑漆漆的瞳眸没有亮光,手起手落,他握住蛟龙背后的那对骨翅,连根拔起,连着血肉,血水喷溅——就像阿尔黛刚刚抠出初初的逆麟一样。

  浓烟过后,战局已定。

  出乎许砳砳意料之外,初初站在场中央,稚气未脱的脸上只有冷漠,而阿尔黛被他单手掐着脖子,双脚离地,悬在半空中,毫无反抗之力。

  初初一身肃杀之气,全化作眼底那浅浅的笑意,问:“这样好看多了。”

  阿尔黛背后的骨翼被折,几乎奄奄一息。

  初初继而又问:“你还想要翅膀吗?我可以再帮你插上啊。”

  说罢,两根血淋淋的骨翼刺进阿尔黛的身体里。

  画面过于残忍,初初的狠戾让许砳砳心悸不已,他别过脸不忍看。

  初初提着阿尔黛悬浮在半空中,问:“你不是说我打不赢你吗?”

  阿尔黛咳着血,喘气道:“我是说……你不会杀了我……”

  闻言,初初微微一笑道:“那我给你一次机会吧,如果我在三招普通攻击之内没能杀死你,我就放了你。”

  初初不管他伤得重不重,略一挑眉,在斗兽场唤醒仪式阵法。

  四周玄门光阵大打而开,光圈流光飞转,其上夹着许多晦涩难懂的古老符文。

  神武龟哆哆嗦嗦道:“这……这是处决叛乱者的赌徒契约法阵。”

  阿尔黛原本就嗜杀成性,他喜欢在斗兽场虐杀违背万耀殿的妖怪,以三招妖力碾压的攻击威慑那群叛乱者。

  若是受虐者能熬过三次攻击,法阵将绞杀施虐者的身体,榨取其妖力,并为受虐者恢复身体。

  普通攻击,或者称为“妖力碾压”,是单纯拼妖力雄厚与否的攻击。

  当许砳砳迷糊之际,后知后觉想问“可初初怎么会知道这里的法阵”,就见捏着阿尔黛脖颈的食指加大了力度,指腹微陷,轻易地碾碎了覆盖在阿尔黛脖颈上的硬如铁石的鳞甲,阿尔黛浑身在颤抖,骨头里发出咔擦咔擦的爆破声,凄厉的惨叫响彻斗兽场上空,余音散去,空气中充满腥臭味。

  “三。”

  许砳砳倒抽一口冷气。

  ——阿尔黛眼眦泣血,七孔流脓,覆盖在嘴唇的薄皮都被胀破,唇上血肉模糊不堪入目。

  可即便是这样的他,依然想对初初挤出一个千娇百媚的笑容,他咧嘴时,笑得无比瘆人。他喘着气道:“我……已经好久没能感觉到疼痛了……我迫不及待地想被你杀掉呢,请你肆意地毁掉我,不需要给我留生路。”

  初初目光一凝,手指蓄力。

  “二。”

  阿尔黛猩红色的眼睛蓄着墨绿色的血液,他朝许砳砳和凤皇的方向瞥去一眼,黏稠的血液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遗憾道:“可惜不能听到挚友的回答了……不过……”

  他的唇角一扬,表情狰狞却愉悦地对初初说道:“你真的会杀了我吗?你也……舍不得先知大人吧?”

  初初闻言,五指用力,瞬间拧断阿尔黛的脖子。

  “一。”

  墨绿色的腥臭鲜血喷溅了出来,但在鲜血喷涌的前一秒钟,阿尔黛满面的鲜血如同潮红,他临死前,眼里泣血,狼狈不堪的面庞上带着病态的愉悦表情,他望向初初的目光中满含着钦佩和仰慕,他唇边荡出最后一句话,细弱得像是虫吟,他说:“不愧是您呢……”

  声音渐弱,唇角浮出一个微笑,他无声地做了口型。

  四个音节。

  他说——

  “吾王……万岁。”

  初初维持着拧断阿尔黛脖子的手势,愣了一下。

  阿尔黛的头颅滚落在地,脸部的鳞片在地上砸出敲击铁器的声响,大睁着眼睛面朝着凤皇的方向,他遗憾自己没能够变回那张清丽的容颜,起码能死得好看一点。

  凤皇的目光紧追着初初,他看到凤皇常年冷冰冰的脸上露出欣喜。

  阿尔黛眯着眼睛笑了下,轻声说了一句:

  “谁让我总是宠着你呢……”

  这场庆典只需要一个牺牲品。

  不是许砳砳,是阿尔黛自己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假设音画可以分开,阿尔黛从出场开始,对初初说话凡是用到第二人称时,字幕是“你”,声音是“您”。

第127章

  万耀殿内。

  七根盘龙柱擎天而立,左数第三根柱子的光芒渐渐熄灭。

  黄金王座后面的黑影张开翅膀。

  -

  阿尔黛已尸首分离,他的尸体也从血淋淋的横切面开始腐烂,化为一滩黏稠的墨绿积液。

  慢慢渗入地底。

  尸体自他脖颈开始溃烂,蔓延到手指尖,一块沾血的龙鳞从他的手中掉在了地面,鳞片僵硬,落在地上发出两三声清脆的敲击声。

  一缕袅袅的青烟随同阿尔黛溃烂的尸体一起消散了。

  那是阿尔黛残缺的灵魂体。

  阿尔黛殿下死了。

  整个斗兽场落入一片死寂,全场妖怪都处入极度的震愕中。

  甚至是连四大妖灵都觉得难以置信。

  神武龟愣了半晌:“你们都看了吗?”

  九尾天狐看傻了:“没有……”

  金翅大鹏冷笑道:“死得好。”

  神武蛇不能理解:“嘶,这是连妖灵……都被捏碎了?”

  就在初初掐断阿尔黛的脖颈的瞬间,断的不只是阿尔黛的脖子,连他的妖灵都被捏碎了。

  这是不合常理的事情,因为所有大妖怪抖能在肉体崩溃之后保住自己的灵体,肉体死亡被划分为第一阶段的死亡,魂飞魄散才是彻底死亡。

  像初初在最后的危机关头,他将自己的精元渡给许砳砳护体,而那道精元原本就是在护着初初的灵魂。

  阿尔黛的精元,居然那么轻易地被初初的妖力碾压之下就破碎了吗?

  或者,精元被他用来护住别的什么东西?

  阿尔黛死得猝不及防,可他的灵魂体和肉体一起消失了,这已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阿尔黛一死,整座万耀殿再一次陷入一片混沌中,只有初初周身发出阴煞邪性的血红之光。

  大战终于告捷,吊在许砳砳心里的大石头一落地,他只想跑过去接初初离开,他答应和初初一起去不夜城拆城门,他还想和初初一起回到终南洞隐姓埋名,万耀殿物归原主,有小啾啾接任也算是皆大欢喜。

  许砳砳觉得这是最好的结局了,却在迈开一步就被福先生拉住。

  许砳砳回头。

  福先生皱眉,道:“你不能过去……我们得趁现在快点离开。”

  斗兽场的上空汇聚了从整座万耀殿汹涌而来的妖力,它们肆意翻滚搅动,像滚滚天雷劈在初初身上,围绕在初初周身的血雾愈发浓郁。

  红得像血,趋近于黑。

  许砳砳听不明白福先生的意思:“初初打败阿尔黛了,我们得接初初一起走啊。”

  福先生时刻都保持着绅士风度,冷静地向许砳砳解释道:“万耀殿有一个不死传说,万耀殿从未有一日没有殿下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  许砳砳:“可阿尔黛被初初杀死了啊……”

  福先生:“能打败殿下的只能是先知,即便先知也只能封印殿下,并不能杀死殿下,这算是单方面的胜利。但如果是其他妖怪击败万耀殿殿下,那个妖怪……就会接任为新殿下。”

  万耀殿殿下只能是全妖界最强大的妖怪,这便是万耀殿的法则。

  万耀殿易主也只存在两种情况:一是杀死现任万耀殿殿主,晋升为新王,二是旧主在不知名原因下已死,万耀殿法则会自动选举万耀殿内最强的妖怪,成为新殿下。

  许砳砳当场懵了,愣半晌,声线轻颤着,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初初马上就要成为新的万耀殿殿下吗?”

  许砳砳在福先生沉默着点头时,被迫接受这个事实。

  这时,不远处的凤皇突然下跪。

  许砳砳余光捕捉到凤皇的身影,方才面对阿尔黛的凌虐始终坚持屹立不倒的凤皇,却在此时双膝下跪。

  凤皇的目光自始至终追随着初初的身影,但许砳砳听到他说:“不是要成为新一任万耀殿殿下……他一直都是吾王。”

  许砳砳:?

  五行的妖力混搅成汹涌暴躁的血色气浪,气浪包围着初初的周身,将他托举起来,血色滚动,如同燃烧的火焰,而这映天红的怒火逐渐趋于绛红色,天空暗了下来,光线变暗,火焰在翻滚之间,竟又趋近于黑色。

  许砳砳因无知所以无畏,在场的妖怪在看到这燃烧的黑色火焰时,全都被吓得六神无主。

  受初初一人之力的影响,整座万耀殿地动山摇,许砳砳仿佛进入空间错乱的幻境,屋顶向上掀开,地表也裂开密密麻麻的小缝隙,蒸腾而起的黑紫色雾气带着一阵迷魂香,现场妖怪的情绪在瞬间就被安抚了下来,他们贪婪地吸食雾气,感受这份来自万耀殿的馈赠。

  福先生迅速带上慈善家面具,阻隔气息。

  每逢万耀殿易主,万耀殿会自动破解限制屏障,敞开大门欢迎所有妖怪进入万耀殿采食妖气。

  这个仪式也被称为欢迎新王登基的初礼,若是此时站在高空俯瞰万耀殿,整座万耀殿就如同一朵盛开的睡莲。

  四大妖灵也终于在这时确认初初的身份,他们早在初初反杀阿尔黛的时候就察觉,但是在形态彻底明朗之前,对旧主的绝对忠诚不允许他们盲目认主,直到黑炎焰的出现。

  传说中的黑炎焰,既不发光,也不发热,它是火焰的余烬,却又无可阻挡,凡是触碰过黑炎焰的生命体或非生命体,都会被抽走“生命”。

  牛嫂曾跟许砳砳解释过:黑炎焰仿佛能将物体的时间线推至尽头。

  世间的万事万物都逃不过黑炎焰的销蚀,这可是碾压万物的力量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<<<<

文章标题: 突然将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 男女最激烈的床戏小说
文章地址: https://zicpw.com/article/65882.html
文章标签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