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含着异物走路h 风衣真空羞耻露出调教任务

时间: 2021-04-08 15:36:04

含着异物走路h 风衣真空羞耻露出调教任务

两人对视, 程乐往后仰,他被吓了一跳,不太好意思道:“你醒了?”

  小菜芽盯着他, 从床上坐起来, “这是哪?”

  程乐看不出来他具体的年龄, 但是肯定比他小, 这样个小孩,面对陌生的环境有种超脱年龄的冷静和戒备。

  他说:“这是我家,我把你抱回来的。”

  小菜芽还想说什么。

  忽然,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,程乐这个年纪时, 耳朵灵得很, 立即听出了是他妈的脚步声, 忙道:“嘘,不准说我过来了知道吗?”

文学

  小菜芽的表情立刻又警觉起来。

  但是程乐可管不了他,被程女士逮到他, 又是一阵说。

  他左顾右盼,往家里的衣橱钻。

  直到程萦进了门,程乐已经把自己藏在了衣橱里,藏完后,他忽然想起来:作业已经写完了啊, 还躲什么?

  然而这时再出去, 已经晚了。

  他听见外边的声音,是小豆芽和程萦对话。

  “呦, 这孩子,醒了啊?”

  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家孩子把你捡来的,好孩子, 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

  那边又开始了沉默。

  程萦对付小孩还是有一手的,她见这孩子年纪不大,提前买了点糖,蹲在床边,“不想妈妈吗?给你块糖,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哪好不好?”

  可惜她面对的不是一般小孩。

  在得到沉默的答案后,程萦主动把糖塞进了对方的手中,摸了摸小菜芽的脸:“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?”

  程乐侧耳仔细听。

  稚嫩的声音轻轻说:“黎又阳。”

  程乐的文化水平足够让他在脑海中把这三个字找出来,他心说还挺好听,那边程萦已经站起来,声音比起平常和他说完温柔许多倍。

  “饿不饿?我去给你端点好吃的。”

  脚步声远去,程乐连忙从衣橱里出来,与床上的黎又阳四目相对。

  他边做竖手指嘘声的动作,边往窗户边跑,紧接着,艰难地从窗台上翻了出去,跑进了院子里。

  而黎又阳看着他慌乱的背影,心中觉得奇怪和好奇,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他已经饿了两天了。

  窗外是程乐和程萦的声音,还有葱花炒完后的香气,黎又阳从来没闻过这种味道,他吞了吞口水,垂眸看向手中的糖。

  一块硬糖,红色的包装纸,透着廉价。

  黎又阳指尖放在锯齿条上。

  程萦从厨房里出来,扬声道:“哎,乐仔,不说刚刚一直守着弟弟吗?弟弟醒了怎么不进去看看?”

  他们家隔音效果不怎么好,她把对黎又阳的称呼从“小孩”变成了“弟弟”。

  程乐奇怪地嘟囔:“不是你不让我看吗?”

  程萦问:“那你作业写完了没?”

  程乐道:“写完了。”

  “作业写完了就能看,”程萦把饭给他,“正好你送进去,不许欺负人家知不知道?”

  其实程乐还算乖巧,只不过在程萦面前比在外人面前稍微放肆一些,这种放肆是对亲人的依赖与信任。

  他依言把饭端了进去。

  黎又阳在看见他的一刻,就从放松状态转变为防备状态,但是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程乐手中的饭。

  其实饿了两天,已经没什么感觉了。

  是身体的本能驱使着他找东西吃。

  程乐觉得他莫名的可怜,把饭端给他,还有些感慨:“是不是饿很久了?吃吧。”

  这次,黎又阳没有纠结饭里有没有毒的问题,他观察过周围的环境,这家人不像坏人——更何况程乐也没有多大。

  程乐十二三岁,比起同龄人,发育稍微慢了点,个子也没拔高。

  不过这不妨碍他觉得自己是个大人。

  黎又阳吃饭有点急。

  不过程乐看着他,觉得他姿态很好看,他也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  “你晚上要跟我挤一挤了。”程乐突然忧愁道,“我除了我妈我姥姥,还没跟别人睡过一张床呢。”

  黎又阳一呛。

  在程乐迷茫的眼神中,黎又阳咬了咬牙,沉声道:“我睡地上。”

  程乐没从他语气中听出孔融让梨的友爱来,反而满是倨傲与嫌弃,他莫名受伤,“你这个小孩怎么这样?”

  黎又阳却没有再理他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程乐看着他,总觉得有种亲切感,尽管这个小屁孩太欠揍。

  这一夜,黎又阳终究没能如愿睡在地上,因为身体不太允许。

  他还发着烧,虽然烧退了不少,到底是虚弱。

  程萦给他找了两床被子盖上,乡下的棉花厚实,黎又阳从来没盖过这种被子,被压得喘不过气,却异常温暖。

  程乐就睡在他的旁边,呼吸均匀。

  随着精神的放松,加上疾病的影响,黎又阳很快也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起床,黎又阳是被墙后自行车的车铃吵醒的。程乐已经不在,他终于能站起来,从昨天程乐钻过的窗户外望去,院子里种了株迎春花,开得正盛。

  有个老人,见到他起来后,和蔼地笑:“好受些了吗孩子?”

  黎又阳紧绷的心缓缓下落,他四处打量,低声“嗯”了下。

  不止程乐不在,程萦也不在。

  黎又阳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,他从卧室走出去,程家的客厅只有张大桌子和沙发,连电视剧都没有,简陋得惊人。

  时钟指向十二点,他居然睡了一上午。

  他走到院子里老人的身旁,问:“奶奶,你们这里离公沙馆近吗?”

  老人说话带着当地人的口音,茫然道:“啊?哪?”

  黎又阳抿抿唇,不太想放弃。

  正当他要继续追问,大门旁传来阵喧哗。

  程乐被程萦拎着后脖颈拽进家门,周围有几声狗吠,程萦沉着脸,把程乐往里一扔,转身关上家门。

  “好的不学学坏的,好啊你程乐,都学会逃课了?”

  程乐垂头背手,辩解道:“我不是逃课,就是迟到了。”

  黎又阳想起昨天他说迟到的话,猜到了些。

  “你昨天是不是冲着老师撒谎了?你老师给你留了几分面子,没说重话,老实交代你去哪了?”程萦努力平息怒火,“是不是喂狗去了?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不要去管那几条狗,你怎么说不听?!”

  程乐欲言又止。

  他以为老师应该跟程萦说了他迟到的理由,老师不信,他妈肯定会信,结果到头来还是要找他算账?所以老师没说?

  程萦却以为他是无话可说,怒气更深:“真撒谎了?”

  说完,她也不管有没有人,伤不伤孩子的自尊心,伸手去拧程乐的耳朵,扬声道:“你本事大了啊!”

  程乐:“妈,疼!”

  程乐的姥姥也站了起来,老人身体有点不利索,张开手想阻拦。

  眼瞅着有了要世界大战的倾向。

  黎又阳终于主动冲母子俩说了第一句话。

  “阿姨,他是因为我。”

两人对视, 程乐往后仰,他被吓了一跳,不太好意思道:“你醒了?”

  小菜芽盯着他, 从床上坐起来, “这是哪?”

  程乐看不出来他具体的年龄, 但是肯定比他小, 这样个小孩,面对陌生的环境有种超脱年龄的冷静和戒备。

  他说:“这是我家,我把你抱回来的。”

  小菜芽还想说什么。

  忽然,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,程乐这个年纪时, 耳朵灵得很, 立即听出了是他妈的脚步声, 忙道:“嘘,不准说我过来了知道吗?”

  小菜芽的表情立刻又警觉起来。

  但是程乐可管不了他,被程女士逮到他, 又是一阵说。

  他左顾右盼,往家里的衣橱钻。

  直到程萦进了门,程乐已经把自己藏在了衣橱里,藏完后,他忽然想起来:作业已经写完了啊, 还躲什么?

  然而这时再出去, 已经晚了。

  他听见外边的声音,是小豆芽和程萦对话。

  “呦, 这孩子,醒了啊?”

  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家孩子把你捡来的,好孩子, 你的爸爸妈妈呢?”

  那边又开始了沉默。

  程萦对付小孩还是有一手的,她见这孩子年纪不大,提前买了点糖,蹲在床边,“不想妈妈吗?给你块糖,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在哪好不好?”

  可惜她面对的不是一般小孩。

  在得到沉默的答案后,程萦主动把糖塞进了对方的手中,摸了摸小菜芽的脸:“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?”

  程乐侧耳仔细听。

  稚嫩的声音轻轻说:“黎又阳。”

  程乐的文化水平足够让他在脑海中把这三个字找出来,他心说还挺好听,那边程萦已经站起来,声音比起平常和他说完温柔许多倍。

  “饿不饿?我去给你端点好吃的。”

  脚步声远去,程乐连忙从衣橱里出来,与床上的黎又阳四目相对。

  他边做竖手指嘘声的动作,边往窗户边跑,紧接着,艰难地从窗台上翻了出去,跑进了院子里。

  而黎又阳看着他慌乱的背影,心中觉得奇怪和好奇,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他已经饿了两天了。

  窗外是程乐和程萦的声音,还有葱花炒完后的香气,黎又阳从来没闻过这种味道,他吞了吞口水,垂眸看向手中的糖。

  一块硬糖,红色的包装纸,透着廉价。

  黎又阳指尖放在锯齿条上。

  程萦从厨房里出来,扬声道:“哎,乐仔,不说刚刚一直守着弟弟吗?弟弟醒了怎么不进去看看?”

  他们家隔音效果不怎么好,她把对黎又阳的称呼从“小孩”变成了“弟弟”。

  程乐奇怪地嘟囔:“不是你不让我看吗?”

  程萦问:“那你作业写完了没?”

  程乐道:“写完了。”

  “作业写完了就能看,”程萦把饭给他,“正好你送进去,不许欺负人家知不知道?”

  其实程乐还算乖巧,只不过在程萦面前比在外人面前稍微放肆一些,这种放肆是对亲人的依赖与信任。

  他依言把饭端了进去。

  黎又阳在看见他的一刻,就从放松状态转变为防备状态,但是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程乐手中的饭。

  其实饿了两天,已经没什么感觉了。

  是身体的本能驱使着他找东西吃。

  程乐觉得他莫名的可怜,把饭端给他,还有些感慨:“是不是饿很久了?吃吧。”

  这次,黎又阳没有纠结饭里有没有毒的问题,他观察过周围的环境,这家人不像坏人——更何况程乐也没有多大。

  程乐十二三岁,比起同龄人,发育稍微慢了点,个子也没拔高。

  不过这不妨碍他觉得自己是个大人。

  黎又阳吃饭有点急。

  不过程乐看着他,觉得他姿态很好看,他也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  “你晚上要跟我挤一挤了。”程乐突然忧愁道,“我除了我妈我姥姥,还没跟别人睡过一张床呢。”

  黎又阳一呛。

  在程乐迷茫的眼神中,黎又阳咬了咬牙,沉声道:“我睡地上。”

  程乐没从他语气中听出孔融让梨的友爱来,反而满是倨傲与嫌弃,他莫名受伤,“你这个小孩怎么这样?”

  黎又阳却没有再理他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程乐看着他,总觉得有种亲切感,尽管这个小屁孩太欠揍。

  这一夜,黎又阳终究没能如愿睡在地上,因为身体不太允许。

  他还发着烧,虽然烧退了不少,到底是虚弱。

  程萦给他找了两床被子盖上,乡下的棉花厚实,黎又阳从来没盖过这种被子,被压得喘不过气,却异常温暖。

  程乐就睡在他的旁边,呼吸均匀。

  随着精神的放松,加上疾病的影响,黎又阳很快也睡了过去。

  第二天起床,黎又阳是被墙后自行车的车铃吵醒的。程乐已经不在,他终于能站起来,从昨天程乐钻过的窗户外望去,院子里种了株迎春花,开得正盛。

  有个老人,见到他起来后,和蔼地笑:“好受些了吗孩子?”

  黎又阳紧绷的心缓缓下落,他四处打量,低声“嗯”了下。

  不止程乐不在,程萦也不在。

  黎又阳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,他从卧室走出去,程家的客厅只有张大桌子和沙发,连电视剧都没有,简陋得惊人。

  时钟指向十二点,他居然睡了一上午。

  他走到院子里老人的身旁,问:“奶奶,你们这里离公沙馆近吗?”

  老人说话带着当地人的口音,茫然道:“啊?哪?”

  黎又阳抿抿唇,不太想放弃。

  正当他要继续追问,大门旁传来阵喧哗。

  程乐被程萦拎着后脖颈拽进家门,周围有几声狗吠,程萦沉着脸,把程乐往里一扔,转身关上家门。

  “好的不学学坏的,好啊你程乐,都学会逃课了?”

  程乐垂头背手,辩解道:“我不是逃课,就是迟到了。”

  黎又阳想起昨天他说迟到的话,猜到了些。

  “你昨天是不是冲着老师撒谎了?你老师给你留了几分面子,没说重话,老实交代你去哪了?”程萦努力平息怒火,“是不是喂狗去了?跟你说过多少遍了,不要去管那几条狗,你怎么说不听?!”

  程乐欲言又止。

  他以为老师应该跟程萦说了他迟到的理由,老师不信,他妈肯定会信,结果到头来还是要找他算账?所以老师没说?

  程萦却以为他是无话可说,怒气更深:“真撒谎了?”

  说完,她也不管有没有人,伤不伤孩子的自尊心,伸手去拧程乐的耳朵,扬声道:“你本事大了啊!”

  程乐:“妈,疼!”

  程乐的姥姥也站了起来,老人身体有点不利索,张开手想阻拦。

  眼瞅着有了要世界大战的倾向。

  黎又阳终于主动冲母子俩说了第一句话。

  “阿姨,他是因为我。”

文章标题: 含着异物走路h 风衣真空羞耻露出调教任务
文章地址: https://zicpw.com/article/65876.html
文章标签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