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读人生感悟,生活感悟,工作感悟,读书感悟,领悟精华.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口述

早就想在你家是上你了 看清楚我是怎么要你的

时间: 2021-03-09 14:33:37

早就想在你家是上你了 看清楚我是怎么要你的

“好啦,兄弟,只嫖不付钱,是要倒霉的,这是千年古训,很灵验的!这样吧,我今天总算知道了‘凶’和‘松’是怎么回事了,你的普通话也太差劲了,认识你,算我路道粗!给你打个八折,就付一百三吧。”有时候为了平息事态,主动作出让步往往是明智的。

想不到的是,我说了这些话以后,他竟不说二话,伸手就到口袋里模钱,可是每个口袋都摸遍了,也正正好好是一百三十元。

也许他根本就没醉,纠缠了半天的最终目的,就是想便宜二十快钱,因为他身上只有这点钱。

这天,外面下着大雨,电闪雷鸣。

但我心情却很不错,因为昨晚朋友的棋牌室三缺一,邀我去打了一场麻将。

文学

我平时很少碰这些玩艺,一是没时间,二是我对赌的东西永远“精”不起来。但我赌运还可以,竟然还赢了五百多快钱!

于是我买了好多水果到店里给小姐们吃,又发烟给她们抽,赢来的钱在用的时候特别爽!

小姐里面除了小郑不抽烟,其余都抽。不过烟瘾有大有小,有的纯粹是抽抽玩玩,摆摆样子,拗拗造型。

像佳佳,吸进去的烟还不到半秒钟就吐了出来。我们真正吸烟的人都知道,这种不把烟吸到肚子里的吸法,基本上都是没有烟瘾的。

我心想今天生意不会太好,下这么大的雨,誰还有兴趣冒雨来过这个“瘾”?

正想着,门被推开了,进来一个大胖子,是个小伙子,我估计不会超过二十五岁,但那体重至少在二百斤以上。

若是个头小的小姐被压在身上,怕是气都喘不上来。看他的脸,似乎喝过点酒,但没有明显的醉态。

他走过来有些腼腆地问我:“老板有敲大背的吗?”我说有,这胖子竟然看也不看坐着的一排小姐,直接往里屋走去。

这种情况在我们这里经常有,所以不足为奇。

这种客人一般来说是属于偶尔为之型,“浆糊”不是很深。现在客人既然问了“大背”的有无,说明肯定是我们店“炮兵部队”的活了。

轮钟牌上轮到的是小付,她可是个名副其实的波霸,于是小付就站起来跟着进去了。我心里想笑,这家伙这么肥,还要遇上一个超级罩杯,看样子空调的力度不一定够呢。

这里顺便解释一下“敲大背”的概念,尽管也是一个原始的“交配”过程,但在做小姐的心里,“敲大背”不等同于做爱,它是一种商业行为,是一种交易或买卖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

用小姐们的话说,自己在“敲背”的时候,根本没把自己当人看,纯粹只是一个赚钱的过程。而做爱,则多少带点感情色彩。会期待或享受一种高潮的出现。

记得有一次我到店里上班时有点萎靡不振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小姐问我是不是病了,我说没有,只是昨晚和老婆敲大背了,而且还梅开二度!

这话刚说出口,小姐们马上帮我纠正这种说法,说夫妻间应该叫做爱,只有我们这些小姐在做生意的时候才叫“敲大背”,因为我们在做生意的时候,满脑子想的都是钱,这里面有一个“卖”的成分,如果夫妻间这么说,是对双方感情的不尊重。

不能不说小姐们的这种理论符合一定的人情味。

因此我想说,假如嫖客想和小姐一起进入高潮,包夜的时候也许有这种可能,但可能性不大。倘若你有经济实力把她包养起来,这种可能性就存在了。

好多嫖客在和小姐“云欢”时,为了能证明自己的男人气慨而获得一种征服感,总是问小姐是否舒服,是否到位?

其实不用问也能知道小姐是如何回答的,肯定是“好舒服太舒服啦!大哥你好厉害啊!等等之类。而男人听了以后,不管是真是假,哪怕是自欺欺人,总会产生一种愉悦的心情,偶尔涉及的人甚至会有成就感的出现。

胖子和小付进去没几分钟,小付那“催人泪下”的伪叫声就传到了外面。

吃小姐这碗饭,叫床很重要,也是一种技巧;叫得好,能让客人产生兴奋度,能加快客人的速度,提前结束战斗,以便可以增加接下面生意的机会。

所以有的客人很明白自己难以抗拒这种催情的叫床声,因此他们一进到房间的第一句话就是:不准叫!否则别怪我不买单!大凡下这种命令的人,均有早泄的嫌疑,至少属于不善打持久战的类型。

小姐的伪叫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,就是控制自己不要太投入。在喊叫声中提醒自己不要让高潮来临。

小姐也是女人,在生理上和良家妇女一样,一旦进入高潮,在退潮后就会变得筋疲力尽,四肢乏力,死气沉沉,从而影响后面做生意的热情。只要控制好“潮汛”,理论上讲,女人是可以在“炮兵部队”连续作战的。

听着小付在里面的叫声,我突然有想上厕所的感觉,可能是昨晚打麻将空调吹得太冷了,小肚子隐隐作痛,于是赶紧跑到洗手间。

一根香烟还没抽完,听见小付在问:“老板是你在洗手间吗?”

“是啊!”我回答。

“是在小便吧?”

“不,是在小便的‘哥哥’。”

“帮忙快点,我完事了,要冲洗。”

靠,冲洗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有点奇怪,但还是尽快完事出来了。

“这胖子太猛!”小付对我说,“这次买的套子质量也太差了!”怪不得她急着要冲洗。

我笑了笑没说话,转身去洗手。等我洗完手转过身,看见胖子也从包房里出来,好像正准备从一个小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皮夹,我赶紧叫小付快点,客人买单!

小姐们收钱的动作总是最快的,一转眼小付已到了客人面前。

胖子给了二百,说不用找了,然后跌跌晃晃地往外面走,一边走一边把那只厚厚的皮夹往包里放。

就在这时,我发现小付不紧不慢地蹲下身子,在地上一张一张的捡东西,我走近一看,小付捡起的竟然是一百一百的人民币!而那个死胖子却浑然不知,拉开门帘早走了出去。

小付手里捏着钱,小声问我怎么办?一共是八百元。

我思考片刻,说:“我们赚的钱是因为我们付出过,是劳动所得;而这钱不是我们应得的!如果客人回来取,你全部还给人家,决不可以留下一分。”

“那他如果不来了呢?”

“等他三天,三天以后不来,这钱归你。”当时我竟然没想到也要分点外快,见者有份嘛!看来,我这人有时也蛮傻的。

三天过后,胖子没来,以后也一直未出现过。

小付买了一条上海牌香烟给我,并悄悄地跟我说,其实她早就断定这胖子不会来,那天他酒喝多了,皮夹里有很厚一叠钱,丢几张根本不知道。

这女人真精!早知道跟她对半分了。

我们这个店的地理位置应该属于中等地段,于闹中取静之处。

周边居住的人和一些公司酒店的公民,不算层次很高,也不算很低。偶尔也会冒出几个开奔驰宝马车的客人。

这种客人,最受小姐们青睐。

其实越是这种客人,越是不会多给小费,该多少就多少,难得有几次开恩的。但是小姐们就是喜欢,问为什么?感觉好,服务周到一点也愿意。

我的分析是,小姐们心里有一种潜意识:跟这种人打交道,或许有傍上大户的机会。其实她们并不完全明白,好多开这种车的人,仅仅是帮人打工的司机而已。

倒是一些不起眼的客人,有时出手大方得让小姐瞠目结舌,喜从天降;也让我目瞪口呆,自叹不如。

正常情况下,我们店的最高价就是一百五。但小姐拿到二百是天天会出现的事。有的甚至三百五百,婷婷拿到过一次八百,佳佳拿到过一次最高记录一千。

同样是做一个生意,就算你是个“音乐学院”的高材生,又是个“炮兵部队”的高手,能到手这么高的数字,那完全是看一个人的运气了。

而我,始终是在按规矩做,未曾有过贪婪的念头。她们得三百,我提五十,得一千,我也是五十,一百五,我还是五十。

她们有时做营业额只有一百的生意,我提成三十,最低的“航空公司”是五十元,我提二十。本人从来没有因为客人多给小费而向小姐多提一分钱的事,这点我可以用自己的人格担保。

在这些众多的客人当中,我印象比较深的,是一个自称为失意的诗人的中年男子。他买单很爽快,店里的每个小姐他都尝过味道。

这人人品不错,“干活”时间快,也不虐待小姐,可笑的是他的“嫖论”。

他说他之所以到这里来,是因为在写作上面出现了空白点,而这个空白点的具体内容就是一个“性”和一个“淫”字,每次文章写到这里,就完全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领域,产生了瓶颈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

他说他在这里除了体验生活外,还想分辨一下“妻”和“妓”之间的差异,以及野花为什么比家花香这个主题。他说现在已经有答案在心里了,那就是:

问题不在“花”身上,而在男人的本性和共性上,这是一个古老而原始的话题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&8226;

从他的谈话中我了解到,他家里经济条件很富裕。父亲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总,现已退休。他本人就是靠稿费吃饭的。

由于生活积累有限,他眼下有江郎才尽的感觉,到这种地方来,就是想在写作上有所突破。他说发现我好像也懂点文学,很容易沟通,所以每次到这里的感觉就特别好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文章标题: 早就想在你家是上你了 看清楚我是怎么要你的
文章地址: https://zicpw.com/article/63807.html
文章标签:
Top